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洪川霜叶的博客

残瘦如钩,旱原素雾。躁风无意倦禾苗,纤云弄巧难成愫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是一個西北汉子,有西北汉子的豪爽和热情。我是在那遥远的小山村里的一名平凡的人世匆匆过客,犹如边远荒郊的一颗无名小草,但我爱这平凡而艰难的人生,珍惜每一个平凡的日子,希望每一天平凡但快乐。但愿永远保持平常之心,过好每一个日子,足矣。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【原创】关于格律诗写作的几个问题  

2015-09-07 20:18:0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洪川霜叶

        格律诗写作中一定要注意这样几个问题:

        首先是使用韵谱的问题,读古人作品,他们的作品都是使用平水韵写的诗,在仄声位置上的字用的是入声字,这是合律的。而这里用的入声字,在现代汉语中为平声字,我们不懂古汉语的人,还以为他们的作品出律了。所以我们今天写作格律诗,一定要符合格律要求,对别人的作品不要认为他们错了,我们也可以效仿。实际上不是他们错了,而是所用韵谱不同。实际上,今天汉语中的许多仄声字,在古汉语中有的读入声字,有的干脆既可以读仄声,又可以读平声,而字的用意始终一致,也有用意不一致的。最好在初次写作的时候,就按照所用的韵谱,一个字一个字查着使用。

        其次是救拗问题,在救拗方面,古今许多名家都有使用平平脚救拗的例子,而平平脚救拗至今没有这方面的论述或者依据,在救拗的方式上,有仄仄脚救拗的规定,而且要求仄仄脚救拗,必须是七言句中五六倒置平三守,也就是说,在“仄仄平平平仄仄”的句式中,如果救拗,必须的格式是:“仄仄平平仄平仄”,这里第三个字必须是平声字,那么如果平平脚救拗,按理应该“仄三”守,可是没有这种论述依据,所以还是不用为好。

        第三是关于宽对的问题,在古时候,在对仗方面,刚开始讲求的是自然现象名词对自然现象名词,人体部位名词对人体部位名词,自然事物名词对自然事物名词,行为动词对行为动词,等等。在这方面,古人还专门编出了《笠翁对韵》,这种对仗实际上就是工对,它的好处是写出来的格律诗读起来非常押韵好听。但是由于限制较严,在实际应用中很难贴切的完全表达作者的写作目的,使诗的意境难能得到提升,所以人们逐渐的寻求一种更灵活的工对方式,放宽词类限制,取消将词进行再分类,只要名词对名词,副词对副词,形容词对形容词,动词对动词就行了,在名词中,不再分人体部位名词,天象名词等。实际上,这两类对仗模式都可以算作工对模式,只是后者相对用词范围较宽,容易被人接受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 古人有许多使用偏正结构的词进行对仗,有些前辈将他们划分为別裁体。今天有些学者提出这种使用偏正结构对仗的方式就是宽对,对这种说法,没有理论依据。只是根据有人将那些使用偏正结构进行对仗的诗称作为律诗而已。如果这种应用被称作为宽对的话,而且适用于排律理论的话,那么它肯定不是工对,也就是对仗本来就不太工整的律诗写作方式。因为没有理论依据,只是古人使用过,这种宽对建议还是不要大量应用的好,毕竟,从对仗的含义本身而言,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,对仗就是对仗,就是需要一目了然的清楚明白,对仗句就是对仗的。其次,我们不妨拿工对的句子和这种宽对的句子试着读一下进行对比,工对的句子肯定比这种宽仗的句子要好听的多,韵味深长的多,更能体现对仗的要求。为此,有必要将宽对的定义明确一下,所谓宽对,到底是指这种方式的对仗,还是仅仅指取消词类限制以后的对仗。

        当然工对的句子在写作时特别的困难,不利于推广使用。所以建议大家尽量使用工对的句式,在万不得己的情况下,使用上述宽对模式。譬如苏轼《荆州十首》中第五首:“朱槛城东角,高王此望沙。江山非一国,烽火畏三巴。战骨沦秋草,危楼倚断霞。百年豪杰尽,扰扰见鱼虾。”中,骨是战骨,楼是危楼,草是秋草,霞是断霞,否则难以表达作者对事物的准确描述和对感情的充分表达,尽管使用了这种偏正结构的词进行了对仗,但是作者前一句还是工对,后一句似乎对仗不公,那是一种万不得己的无奈,是为了表情达意的需要,今天我们即是说他的这首词对仗不公,不是律诗,又能如何,能消减作者诗的精彩吗?所以使用宽对就是在尽量工对,万不得己的时候应用,是为了诗的精彩,是为了让每一个字都能形象生动地融入诗的意境,提升诗的品味,而不是像今天一样,很多都是这种宽对模式。实际上,如果使用这种宽对,对每一个字都进行了推敲,提升了诗的品味,我们还是应该肯定,应该学习。

        第四、关于蜂腰格,偷春格和瘦春格的对仗问题。这种对仗方式因为是特例,一般使用较少,但是又是古人以“格”的形式定义了的方式,可以使用,但尽量少用,除非万不得己。

        第五、关于冒韵的问题。在用平水韵进行写作时,由于有的韵部字数太少,即便韵字位置上的字都难在该韵部中找到合适的。同时,格律诗又忌讳在不同句子中使用相同的字。如果还在其他位置使用韵部中的字,这样难免用韵艰难。今天使用中华新韵作格律诗,每个韵部的字都很多,不存在上述问题,但是关键位置上还是不要用韵部中的字,即冒韵,因为这样使用,读起来这种句子总是觉得别扭。当然,非关键位置(仅指七言句子中的第一、第三和第五个字)的字使用韵部中的字,读起来相对不是那么别扭,何况一个韵部中那么多字,非关键位置的字如果也不能使用,在写作应用上非常艰难。

        第六、关于借用的问题。借用就是指格律诗中,为了符合格律要求,达到对仗目的,甚至为了和韵,有些字借用这个字的这个读音,而使用那个方面的意思。这种字当然必须是多音字。  还有一种借用格式,就是为了对仗的需要,借用这个字的这个方面的意思和对句进行对仗,而在诗中用的是另一方面的意思。这种方式很少使用,但确实存在。我们不必学习,因为会引起读者的误解。但是我们必须尊重存在的事实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七、关于格律的要求问题。用格律写作而成的诗,一般情况下总是读起来朗朗上口,韵味很强,但是不一定就是好诗,不一定就有高深的意境。相反,象古风体诗,许多都是有骨有肉,情意悱恻缠绵。所以好的诗不在是否是格律诗,而是是否情景感人。所以写作古体诗,只要注重表情达意就行了,符合格律要求的,就标明是格律诗,不符合格律要求的就标明是古风就行了。只要诗意盎然,就是好诗,评判时,关键注重的是诗的意境,而不是形式。

        第八、关于步韵的问题。步韵必须步原谱原部,否则是会闹笑话的,譬如“斜”字,在平水韵中同“霞”同部,而在中华新韵中,同“霞”字并非同部,所以如何步“斜”韵,完全要看原作者用的是哪个韵谱。

        第九、关于通假字的问题。在古汉语中,有些字还可以有其他的意思,譬如“思”字,还可以读作“腮”音,且同“腮”字的字义一样,用法也一样。今天我们用平水韵作诗,同样可以用“思”字代替“腮”字使用,但是一般情况下,还是不要用“思”字代替“腮”字,而是直接用“腮”字,这符合现代语言习惯。

        第十、关于词性转换的问题。有很多格律诗词,作者在对仗句中,都出现了词性转换的问题,就是名词动用,形容词动用,或者动词名用,等等。这种词性转换应用,必须按照转换以后的词性进行应用,对仗时按照转换以后的词性选用相应的词进行对仗。当然如果能选择同样的词性转换方式进行转换以后的词进行对仗,则这种对仗更工整,更有韵律味。

        2015年9月7日作于甘肃天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2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